轴承企业 | 轴承产品 | 轴承商机 | 轴承会展 | 轴承资讯 | 企业门户
央企“深耕”海南背后:引导投资经营 锻造大国工匠
http://www.31bear.com 2018-05-16 10:22:42 第一财经
中国轴承网】讯

  这是一双沾满油渍、粗糙又长满裂痕的手,就像在酱缸里长期浸泡过的一样。

  这又是一双灵巧、魔术般的手。这双手攻克了一道道技术难关,打破了国外技术垄断。只要设备故障,总能手到“病除”。

  这双手的主人是国投裕廊洋浦港口有限公司(下称“国投洋浦港”)设备保障部维修工人罗健。这位25年前从四川到海南打工的普普通通的农民工,凭借长期的刻苦钻研,不仅成为一名高级修理工、新型产业工人的典型代表,还先后荣获了海南省和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5月14日至15日,第一财经记者在国投洋浦港采访时了解到,像罗健这样的新型产业工人还有很多。国投洋浦港集装箱业务部副经理林五弟、加油站副站长黄玉丽、集装箱业务部的“三人团队”,以及早期的流机组电工班班长凌志峰、库场理货4班的“巾帼”们……

  正是这些建设者践行着中央企业“深耕”海南、建设自由贸易港和海洋强国的承诺,诠释着新时代中国工人的工匠精神。

  “面对复杂的经济形势和激烈的同质竞争双重压力,开拓海南市场既要深耕细作、多措并举保增长,又要精细化管理,以人才强企为根本。”5月14日,国投洋浦港董事长何侃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新型产业工人的标杆

  素有“水深、避风、回淤量少、可用岸线长、天然深水良港”之称的国投洋浦港是海南自然条件最好的深水港,在交通运输部港

  口总体规划布局中属区域性重要港口、国家一类对外开放口岸。国投洋浦港还是我国距离南海石油天然气资源和中东石油最近的石油化工及油气储备基地,是中东、非洲油气进入中国的第一个节点。

  1992年3月,国务院批准设立洋浦经济开发区,中国首例外商投资成片开发区就此诞生。

  同年7月,罗健高考落榜,由于家里兄弟姐妹多,负担太重,他决定不再复读,南下到洋浦打工。告别崇山峻岭,来到海天一线的海南,罗健一下子就喜欢上了。

  “我要在这里扎根。”罗健对记者说,他最初从事的是码头装卸。这是一份苦差事,三班倒,往往需要不分昼夜地干活。有时在闷热的船舱底下干活,近40度高温,一干就是8个小时。

  “干装卸工虽然也能挣钱,但毕竟是体力活,含金量太低。”罗健说,他那时就利用业余时间自学家用电器修理技术,很快就掌握了电工与电子、电气控制等技术。

  2006年6月,罗健通过特招成为国投洋浦港港口设备修理工。港口设备维修与家电维修同样都需要电工技术基础,但工作内容却大不相同,需要重新积累经验。这之后,罗健联系西门子变频器、PLC(可编程逻辑控制器)系统知识等培训机构,系统学习。

  门机是港口散货装卸生产主要设备,是港口物流基础性设施。“一些门机由于使用频率高,故障出现频繁,影响了生产效率,技术创新应该从门机开始。”罗健说。

  去年以来,罗健和同事们多次对变频门机电容吸收板进行自制改造。经过几个月的反复试验,最终取得了成功。新改造的变频门机电容有效地降低了设备故障,每块板的制作成本比采购新板可节约2000多元,此项技术已经为国投洋浦港节省了3万多元。

  有一次,门机发生旋转无低速档故障,他不断地咨询厂家技术人员,并和同事一起讨论,在现场不断地进行测试、实验、记录和分析,最终在面对制造商技术垄断的情况下,将PLC旋转电压控制模式更改成电流控制模式,彻底解决了旋转无低速档的问题。

  国投洋浦港设备保障部副经理钟林甫给记者介绍,多年来,国投洋浦港一直从某国外厂商购置设备,但运行一段时间后,总是出现同样的问题。对此,罗健跟踪了6年,终于解决了。事后,这家外国厂商承认设计存在瑕疵。“这类问题,在我们这里只有专业级别的设计师才会接触到。”对方称。

  2007年,罗健取得了电子应用专业的函授大专毕业证书,维修技术也日渐娴熟。2013年7月,罗健被特聘为高级修理工。2017年,罗健又取得了天津大学电气自动化技术函授大专文凭。

  2017年12月2日,“安锦山”轮在抢装铁矿作业中仅用14.48小时,就完成42485吨装载量,刷新了国投洋浦港船时效率史上最高纪录,在整个作业过程中门机无一例技术故障。实际上,在“安锦山”轮作业的前一天,罗健就与同事加班加点对门机进行点检和反复的调试,确保了设备处于最优状态。

  2017年5月,国投洋浦港成立了“罗健工作室”,作为港口生产建设一线开展群众性自主创新活动学有榜样、赶有目标的标杆。

  除了罗健,第一财经记者在国投洋浦港采访时,还听到了许多产业工人的感人故事。

  1991年,林五弟从上海港湾学校毕业后,投身洋浦港建设,成为一名码头工人。林五弟善于动脑筋,之前,集装箱进出闸一直是人工录入,从核对箱号、铅封号,核对箱体状况约需2分钟。2015年,林五弟提出“电子自动化闸口”方案,经过不断地系统摸索、操作试行,国投洋浦港计划今年内运行集装箱自动化闸口管理系统,到时通闸车辆的通关速度将成倍增长。

  “创新是洋浦港的生命力,也是降本增效的重要法宝。”林五弟说,既要稳稳地扎根干事,也要多动脑子提升效率,这样才能进步,才能跟上新时代的步伐。

  集装箱进出场作业不但会影响船舶装卸作业总时间,还会影响集装箱的整个集疏运。2013年,在船舶、堆场同时作业时,林五弟试行优先进行出场作业,加快了集装箱车辆疏港速度,使集装箱进出场超时率由原先的18%下降到10%,同时,集装箱装船效率不断提高。

  比如,以前一艘上千标箱的集装箱船舶过去作业要花2天的时间,现在仅用1天就完成。2014年11月10日“惠金桥82”轮集装箱卸船作业,作业效率高达50.17自然箱/时,打破2012年的记录,再一次刷新海南港口的最高记录。

  黄玉丽已经在国投洋浦港工作了28年。2016年9月,黄玉丽被调派到加油站。她要求员工按照承诺做到“四个不加”,即:IC卡持卡人与登记人姓名不符不加;车牌号与指定卡号不符不加;少加油多记账套取现金不加;司机用大桶装油没有管理人签字不加,以防止油品流失。“四个不加”赢得了更多的客户。2017年,国投洋浦港加油站全年实现利润约440万元,同比增长5%。

  洋浦港人的“五个责任”

  一个总规模并不算特别大的港口企业,为什么会出现一批像罗健这样的新型产业工人?这背后是一个什么样的环境和企业文化?

  国投洋浦港工会主席徐孟军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在国投洋浦港实行的是“技术、行政、现场、关键岗位”四类工资标准。该公司的岗位绩效工资管理办法规定,以岗位价值确定岗位级别,以工作绩效为薪酬浮动依据,实行管理职位与专业技术职位“双通道”晋升的原则,同时,工资与公司经济效益挂钩。

  “不看学历看能力。工作中只看工作是否有质量和效率。”采访时,国投洋浦港总经理林斌专门让人查了一下罗健目前的工资收入,每个月有6000多元,“这相当于其所在部门副职领导的收入水平。”林斌说。

  何侃介绍,在国投洋浦港,即便是修理工也分为高级、中级、初级和一般四个等级。罗健已经做到了高级修理工,服装的颜色也和其他人不一样,无形中增加了工作自豪感和责任感,在别人眼里自然也成了一个标杆。

  在国投洋浦港采访时,建设者们屡次向记者提及“五个责任”理念。

  “五个责任”的首要责任是对乘客、货主、船东和接受服务的所有顾客负责。必须保证运送的人员和运输的货物安全,服务要迅速,提供的服务产品对于社会必须是有价值的,必须不断致力于降低成本;

  第二个责任是对同事负责。公司必须给员工安全感,工资公平而适当,工时合理,管理层公正。必须保持工作场所整洁、有秩序,员工应该享有建议和申诉的权利,够格的人应该有晋升的机会;

  第三个责任是对管理层负责。经理人必须有才能、受过教育、有经验,必须是具备一定素养和常识、能为他人着想的人;

  第四个责任是对所在的社区负责。必须做个好公民,支持正义和公益事业,依法纳税,有幸使用的房产必须维持良好的状态,提倡改善市政,提倡卫生、教育和廉洁的政府,在社区传播道德和文化;

  第五个责任是对股东负责。企业必须赚取相当的利润,必须保障备用资金,保持企业发展后劲,必须进行研究,不断实践新的构想,开发有冒险精神的项目,支付犯错的代价,股东应该得到公平的回报。

  正是这些理念和信念,造就培养了像罗健、林五弟、黄玉丽等一大批爱岗敬业、精益求精的新时代产业工人。

  统计数据显示,20多年来,国投洋浦港口货物吞吐量逐年上升,从2004年开始,连续14年盈利。2017年,国投洋浦港完成货物吞吐量778.4万吨,其中完成集装箱吞吐量26.7万标准箱。全年完成总收入30741.2万元,利润总额1025.1万元。

  5月13日,中共海南省第七届委员会第四次全体会议提出,优化整合港口资源,提升“四方五港”建设水平,做优做强海口、洋浦港,推动琼州海峡港航一体化,实现旅客和货物无缝对接。同时,大力实施人才强省战略,完善人才发展制度。制定实施重点产业领域领军型青年人才培养计划。

  20年42亿“深耕”海南

  国投集团是国务院批准设立的国家投资控股公司和中央直接管理的国有重要骨干企业,是国务院国资委确定的国有资本投资公司首批试点单位,同时也工信部贯彻落实制造强国、网络强国战略的重要平台。

  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末,国投集团总资产4941亿元,全年实现营业收入1013亿元、利润182亿元,管理金融资产规模1.1万亿元,股权投资基金规模1466亿元。截至2018年2月底,国投集团总资产5178亿元,1-2月实现营业收入175亿元、利润24亿元,同口径相比增长20%。

  “国投集团是最早进入海南的中央企业之一。”林斌回忆说,1997年刚进入海南时,喝水都成问题,几百号人到周边的农村挑水。由于水的碱性太大,毛巾用几天就黄了。当时,大家都有一个习惯,到外地出差时,车里一定要装一桶水回来。

  之后,国投洋浦港在洋浦建了第一家酒店、第一家电影院、第一家超市、第一家成规模的农贸市场,建起了真正意义上的居民小区……

  国投交通控股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盛伟江介绍,1997年6月,国投交通(75%)与洋浦控股(25%)合资成立国投洋浦港,总投资9.1亿元,现有3.5万吨级通用泊位2个,5万吨级多用途泊位6个,设计年通过能力760万吨。2012年,国投洋浦港以港口资产作价(51%)与新加坡裕廊海港(49%)合资成立国投裕廊洋浦港,主要经营国投洋浦港区码头业务。

  截至2017年底,国投集团在海南共有投资企业8家,投资规模近42亿元。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国投集团在海南还有两个控股项目,包括国投孚宝洋浦罐区码头和海南中电海达项目。

  国投孚宝洋浦罐区码头于2009年4月,由国投交通(51%)与荷兰孚宝(49%)合资成立国投孚宝洋浦罐区码头,这是一个公用油品装卸码头和仓储罐区。该项目一期总投资29.1亿元,设计年通过能力2400万吨码头。截至目前,已建成30万吨级泊位、5万吨级泊位各1个,原油储罐120万方、成品油储罐12万方。国投孚宝已于2017年9月正式承接40万吨国家战略石油储备。

  前不久,《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公布后,国投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王会生表示,国投将结合改革试点经验,利用好作为重要平台的优势,加强与海南省政府相关部门,以及海南省发展控股有限公司等企业的合作。重点在国资国企改革、港口整合、生态环保、医养大健康、军民融合、基金业务、金融服务、基础设施建设、检验检测、人力服务、清洁能源、产业扶贫、海水淡化等领域推进合作。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根据计划,国投集团所属企业国投生物拟在洋浦经济开发区投资建设10万吨/年燃料乙醇项目。目前,该项目已完成备案、预选址、可研评审等项目前期审批手续。同时,国投正在积极利用在海水淡化领域的技术领先优势,研究探索小型化、规模化海水淡化装备在海岛地区的应用,加快培育海南海水淡化与综合利用的新兴产业。

  在海南省省长沈晓明协调下,国投集团已配合海南省发改委、商务厅编制上报了《海南省燃料乙醇建设规划及车用乙醇汽油推广方案》。此外,国投孚宝公司在海南拟投资建设2个罐区配套项目(总投资约4亿元),目前已完成内部立项;国投管理的军民融合发展产业投资基金也将把海南省作为重点投资省份,助力海南互联网、高新技术装备和军民融合产业发展。

  国投集团还通过EPC、咨询、设计等业务,正在谋求并购中国水环境集团,希望未来能够运用中国水环境集团国际领先的水环境综合治理的技术优势和PPP项目经验,在海南省综合环境治理工程中发挥作用。同时,在医养健康领域,国投集团所属企业国投健康也将在海南省内投资养老高端康养、医疗、康复等项目,助力海南医疗健康产业发展。

文章关键字: